史海钩沉:忆东德和西德足球的唯一一次碰撞 – 365bet体育

史海钩沉:忆东德和西德足球的唯一一次碰撞
– 发布时间:2019-03-14 10:56:25标签:

二战结束之后,史海钩沉:忆东德和西德足球的唯一一次碰撞 德国分裂为东德和西德两个国家,东德(民主德国)属于苏联所在的社会主义阵营,而曾经被美国、英国和法国所占领并管理的西德(联邦德国)则属于资本主义阵营。史海钩沉:忆东德和西德足球的唯一一次碰撞 由于意识形态上的对立,东德和西德直到1964年才联合组队参加了奥运会。不过,1961年修建的柏林墙成为两个国家关系逐渐冷淡的标志。1971年,当埃里克-昂纳克(ErichHonecker)成为东德唯一一个政党的领袖之后,他宣布和西德的统一不再是个目标。

德国分裂后多年时间里,东德一直拒绝西德进行足球比赛的提议,因为东德认为自己战胜西德的可能性非常小,这比游泳和举重等运动有着更多的失利风险。但是,在世界杯上他们没有任何选择。1974年,东德在世界杯上以1比0的比分战胜西德,这场两个国家之间唯一进行过的比赛之后发生了一系列引人注目的事件。《BBC》为我们回顾了这场比赛前前后后发生的一些引人注目的事件……

汉斯-尤尔根-克赖舍(Hans-Jurgen Kreische)代表东德参加了那场在汉堡的人民公园球场进行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比赛,这位声音轻柔的前德累斯顿迪纳摩射手表示:“官员们希望这场比赛不要成为耻辱之战,不过球员们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相反,我们期待着和西德一较高下。”

“一直以来我们都在争取和西德进行比赛,但政府当局总是进行阻止。”

西德的队长是世界级球星贝肯鲍尔,另外他们还有非常高效的射手盖德-穆勒。他们不仅仅是东道主,也是欧洲杯的冠军得主。汉斯-阿佩尔(Hans Apel)当时即将成为西德的财政部长,那场比赛之前,他再有一个月就将前往新岗位任职。他观看了世界杯小组赛阶段的比赛,对于西德的实力信心满满。

2011年去世之前,阿佩尔表示:“我很确信我们能够以至少3比0的比分战胜东德。我既不感到兴奋,也不感到紧张。我们的表现很好,世人对于他们并不了解。”

但是,那场比赛的结果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在比赛还有12分钟结束的时候,马格德堡射手尤尔根-施帕瓦泽(Jurgen Sparwasser)控制了皮球的第二落点,随后他突破西德的防线取得了全场比赛的唯一进球。

据克赖舍回忆,那场比赛是在一个友好的气氛下进行,并没有敌对国家那种剑拔弩张的感觉。那场比赛之后,克赖舍和阿佩尔有着一些命中注定的相遇。

克赖舍说:“终场哨响之后,所有的球员都互相交换了球衣,尽管在球场上我们并不能这样去做,因为这是政府当局禁止的行为。但是,我们相处地很好,毕竟我们说的是同一种语言。那是一场艰苦却公平的战斗。”

那场比赛的胜利让东德获得了小组头名,但结果似乎对西德更为有利。因为他们避免了在小组赛第二阶段和巴西、阿根廷及荷兰交手,取而代之的是波兰、瑞典和南斯拉夫。随着赛事的继续进行,大批球迷、球员及记者涌向了下一个比赛场地。对于阿佩尔来说,他则需要经由杜塞尔多夫回到西德首都波恩的真实政治世界。

(上图:1974年东德参加世界杯阵容)

需要前往汉诺威对阵巴西的克赖舍和阿佩尔在同一趟航班上,而且两人座位相邻。阿佩尔回忆道:“他问我是谁。”我说自己是联邦德国的财政部长,他开始笑了起来。于是,我让他看了我的身份证,他感到有些震惊,甚至有些害怕。

我对他说:“有一件事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西德绝对不可能获得世界杯的冠军。但他却说:‘不,这是完全错误的,你们会赢得世界杯的冠军’。”

我接着说道:“你这纯属无稽之谈,也许你是太礼貌了,你不知道这支球队有多么糟糕。我们打个赌吧,赌注是5瓶威士忌。”

克赖舍无法购买威士忌也无法穿越柏林墙将它们送到西德,因此他们约定只有阿佩尔输了的话才需要兑现赌注。赌注确定之后,克赖舍的职业生涯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

西德最终的确获得了世界杯的冠军,在慕尼黑进行的世界杯决赛,他们尽管首先以1球落后于那支极其出色的荷兰队,但他们最终实现翻盘以2比1战胜对手。东德则在小组赛第二阶段被淘汰,他们分别输给了巴西和荷兰,但却以1比1的比分战平阿根廷。

(上图:西德获得1974年世界杯的冠军)

1974年7月世界杯一结束,回到波恩的阿佩尔就嘱咐自己的秘书购买5瓶上好的威士忌。阿佩尔说道:“我给东德驻波恩的大使打了电话并对他说:‘你将会收到5瓶威士忌,麻烦转交给克赖舍先生’。”

这就是装有5瓶上等苏格兰威士忌的外交文件袋穿越世界上最危险且最敏感边界的原因。克赖舍回忆道:“收到威士忌的时候,我感到非常震惊,因为我对阿佩尔一点也不了解。在德累斯顿,我们无法收看西德的电视台,所以并不怎么了解情况。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不知道阿佩尔是什么样的人。我们被禁止和西德的人有任何形式的接触。”

“但是,我被允许留下那些威士忌。我和朋友们分享了它们,那真是上好的威士忌。”

几个星期之后,这件事似乎已经没人关注,直到一封信被送到阿佩尔的办公室。阿佩尔说:“我受到一封打印的信件,那是一封非常特殊的信。克赖舍后来告诉我那是特勤处写的,他必须在上面签字。”

(上图:克赖舍和妻子)

这个特勤处就是臭名昭著、无处不在的斯塔西(前东德国家安全部,曾是世界上最有效率的情报机构之一),通过招募线人并通过线人去了解其他线人,他们能够渗透到东德社会的各个角落。克赖舍不可能不去考虑接受威士忌的后果。

克赖舍说:“我当时非常着急,当然我知道这件事肯定会引起一些后果,但我并不害怕。我在德累斯顿迪纳摩有着相当高的地位,我无法想象自己被解雇或者被逐出职业体育界的事情发生。”

但是,克赖舍想错了。那5瓶作为礼物的威士忌以及阿佩尔随礼物带给克赖舍的一封信给他的职业生涯带来了毁灭性的影响。阿佩尔说:“我的信件中有一句话给他带来了额外的问题。我在上面写着:希望我们能够很快再见面,这给人的印象并不只是谈论足球和一个小小的赌注那么简单。”

(上图:前西德财政部长阿佩尔)

1976年,东德在蒙特利尔奥运会上获得了足球项目的金牌,但是克赖舍并没有代表东德参加这项赛事,尽管他在东德的联赛中展示出了非常出色的状态。

克赖舍回忆道:“那时德累斯顿迪纳摩是东德的顶级球队,我们获得了联赛和杯赛的冠军,而我以24球获得了最佳射手的荣誉。2004年,当我读到斯塔西解密的关于我的档案时,我才知道自己因为和阿佩尔打赌没能参加奥运会。”

“文件上写道:‘运动员克赖舍不能代表东德参加奥运会’。”

(克赖舍目前担任德甲俱乐部莱比锡红牛的球探)

两年之后,年仅30岁的克赖舍选择了退役。但是,尽管错过了奥运会的金牌,但他依然能够因为自己对东德足球的贡献以及为国家队出战50场比赛感到自豪。克赖舍说道:“我为什么要对发生在很久之前的事情感到遗憾或者后悔呢?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和阿佩尔有了多次会面,我们成为了真正的朋友。他为整件事对我造成的伤害感到后悔。”

“但是,对于我来说,能够成为参加1974年世界杯的一部分具有压倒一切的意义。我们证明了德国的另一边能够踢出精彩的足球,这是非常棒的事情!”

(二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